他很平凡,是一名普通的退休干部,脸上洋溢着儿孙满堂的幸福和对美好生活的满足;他又是不平凡的,从解放西藏到民主改革再到基层建设,从天府之国到世界屋脊再到生命禁区,这一干便是69年。他就是威尼斯人上网导航尼玛次仁,阿里地区日土县一名复退战士。

  1931年7月,尼玛次仁出生在西康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现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尼玛次仁的童年是在封建地主和寺庙僧侣阶级残酷的压迫和剥削中度过的,一家5口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尼玛次仁从8岁开始就以给地主家放牛、打草鞋维持生计,直到1949年12月9日西康和平解放。18岁的尼玛次仁第一次尝到了“饱”的滋味,用他的话说,第一次懂得了“当家做主人”的内涵,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就想跟着、解放军干革命。这也在他心底埋下了一颗“为人民服务”的种子。

  1951年,为了报答党的恩情,他主动申请参加解放军,来到素有“雪山之鹰”的藏民团(后成都军区步兵十三团)当兵。在连队期间,尼玛次仁良好的表现很快得到上级的肯定,经连队党支部研究决定,尼玛次仁被任命为侦察连中士班长。后来,因任务需要,尼玛次仁所在的藏民团要抽调部分骨干协助十八军进藏,于是,尼玛次仁毅然进藏。

  1951年5月23日,西藏和平解放,尼玛次仁等藏民团骨干返回甘孜藏区,但是8年后的3月,十四世为保住政教合一的农奴制,发动了旨在分裂祖国的武装叛乱。面对组织的号召,尼玛次仁毅然决然再次随部队进驻西藏。

  进藏后,尼玛次仁和很多进藏官兵一样,一边当战斗员一边当宣传员,积极在农牧民群众中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民族宗教政策,一边宣传,一边平叛,一边参与民主改革。

  西藏民主改革结束后,百废待兴,急需大量干部。当时,尼玛次仁面临着多种选择:一是留在拉萨工作;二是回四川老家;三是响应党的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哪里苦,哪里累,哪里条件差,我就去哪里,因为是党培养了我。”尼玛次仁前往阿里地区日土县,开始新的征程。

  1962年2月,尼玛次仁服从组织安排来到日土县仁多区当区长。

  一上任,尼玛次仁就每天奔走于田间地头,访贫问苦,体察民情。“党把我派过来,我就要想方设法让群众过上好日子,最起码搞碗饭,”尼玛次仁暗暗下定决心。

  仁多区作为日土县的牧业大区,如何因地制宜发展畜牧业,是当时摆在尼玛次仁面前的一大难题。尼玛次仁花了9年的时间,带领群众经过长期的调研和论证,率先在多玛村掀起了牧业养殖的风暴。他用自己的全部积蓄3500元购买了300余只羊羔分发给群众,逐步形成单家独户、分散放牧的经营模式,由于方式得当、措施有力,群众热情高涨,多玛村牧业养殖在第一年便取得了成功。

  “以前家里没有羊羔,没有任何生产资料,我都快对生活失去信心了。”拉姆卓玛说,“自从有了尼玛次仁的帮助,我在家门口放牧就能挣钱,相信生活会越来越好。”

  不仅如此,尼玛次仁还组织群众参加县里开办的夜校学习班,和群众一起在田间地头讨论、实验,群众也逐渐了解并掌握了一些农学知识。渐渐地,每家每户的产量同比往年都增长了一倍多。

  对尼玛次仁来说,由于长期在外地工作,最亏欠的就是家里人,他母亲去世他没能及时赶回家,但母亲的遗愿“忘掉自己,为人民,这是党的需要。”他却一直记在心里,并在平凡的岗位上实践着。

  如今,一条条干净的柏油大路直通乌江村,一幢幢整齐的安居房在宽阔的草原中格外引人注目。年迈的尼玛次仁见证了这里翻天地覆的变化。

  虽然尼玛次仁现已退休在家安享晚年,但依旧发挥着人的余热,只要有群众找他,他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在他所在的村子里,只要提及尼玛次仁的名字,村里老少皆知、家喻户晓。

  尼玛次仁也始终把“活到老、学到老”作为人生信条。他总是利用业余时间刻苦钻研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惠民政策等。每次宣讲,他都深入牧区、学校、僧舍等,从身边事谈起,用“酥油糌粑味儿”的“大白话”,从“新旧西藏对比”“四讲四爱”宣讲到党的、党的十九大精神宣讲,让群众为之感动。

  60年来,尼玛次仁走遍了日土县13个行政村的每个角落,累计宣讲1000余场次,受众人数达10万余人。

  尼玛次仁从一名“放牛娃”到一名血战沙场的钢铁战士;从一名党的优秀干部到一名群众认可的优秀宣讲员,他见证了日土县的发展进步。大家看见的株株青稞、青青草原、匹匹骏马那是尼玛次仁老人曾挥洒青春、流淌汗水、扎根边陲的地方。

  中国西藏之窗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投稿邮箱: 合作洽谈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