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8月下旬开始,香港的公共秩序和安全已经失去控制,经济也面临着崩溃的危机。特区政府决策缓急次序倒转,把对话放在比止暴制乱更加优先的位置上,造成了社会秩序失控的局面。虽然特首会同行政会议上周五决定引用《紧急法》,制定《禁止蒙面规例》,但单靠这个法例,并不能立即扭转目前的局势,因为香港内外仍然对特区政府缺乏信心。

目前香港出现五个大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第一,行政长官早前说,政府除了三万警力之外什麼都没有。意指其他部门没有主动配合警队全力止暴制乱。实际上,暴徒的数字远比三万警察为多,暴徒基本上是十八岁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体力远比警察为充沛,他们又採取 遍地开花 和 持久战 的策略,弄得警察疲於奔命。经过了一百多天的消耗,警员已经疲累得很,难以应对晚晚纵火、破坏港铁、频仍袭击商号和商场、到处殴打市民、还严重地威胁警署和纪律部队宿舍的局面。因此,当前需要补充警力,特别是年轻精幹的警员,特区政府应该立即扩充警队的编制,且要把 黄丝 筛选在外。

特区政府要加强公务员事务局的领导,政府各个部门都要动员起来,维护香港的有效管治工作,对於政务官以上的行政人员,如果推卸责任,或者对行政长官的命令顶着不办的,立即停职处分,要尽快形成一个有队形、有效率的执政的班子,让市民看到特区政府有意志、有能力恢复公众秩序。

第二,特区政府必须正确认识这是一次以美国网络高科技为核心的 黑色革命 ,乱港派和境外势力,利用网络对青少年进行了大规模的、垄断性的洗脑,并且利用网络每天都製造了谣言攻势,胡说警员杀人、警队怎样滥用暴力,煽动市民仇恨特区政府和警队,逐步将暴力升级。煽动的、製造谣言的网络,不断为暴乱火上加油。

切断学生暴动网络

第三,教育局到现在还在为通识科讲好话,还要求学生上互联网找寻通识科作业的答案,让学生百分百信任互联网提供的内容。然后说,学生的思想没有问题,到网上找答案也没有问题。

现在事实已经摆明了,参与暴乱被捕的学生佔整体被捕人数,由开学前的百分之二十五,增到开学后的近百分之四十。被捕学生数目增加,与 黄师 不无关係。教育局把教协当成业界唯一代表,对该组织接近言听计从,教协的 黄师 不断煽动学生仇恨政府和警察,有些老师还带着学生上街。学生参与暴动袭击警察,证据确凿,校长和校董会还说要保护学生,会保留其学籍云云。教育局对大量年轻学生参加暴动未有採取相应行动,仅仅是谴责 黄师 而不作惩罚,也不惩罚袭警学生。

教育界黄色势力,加上连登等网站、社交媒体、讨论区不断传播谣言和煽动语言,使香港特区失去了整整一代人。特区政府如果不封锁有关网站和切断组织学生暴动的网络,怎麼能够真正落实止暴?警察捉一个暴徒学生,网上可能再煽动多十个学生参与暴乱,这岂不是白费劲吗?

速擒黑手勿奢求 大和解

第四,一百多天的暴乱说明了这次暴乱有大台。乱港派胡说 没有大台 ,不外是犯罪者企图洗脱犯罪证据的一种辩辞。只要特区政府加强搜集情报,追踪落网的暴徒的个人关係网、手机信息、财政来源、电脑裏面的电邮以及香港洗黑钱的情况,以及非法的遊行集会什麼人在组织动员,就可以知道谁在控制着互联网的信息发布和指挥暴动的命令。

第五,擒贼擒王是必须的,如果不把指挥者捉拿归案,止暴就是一句空话。擒贼擒王就要区别建制裏面的姑息主义因素。为什麼不敢擒贼擒王?原因就是 大和解 的思想在作怪。香港有一个利益集团,他们不讲 一国 ,只讲亲近美国和英国那 一制 ,他们不断游说特区政府,要考虑美英的反应,要考虑美英的制裁,要对年轻暴徒网开一面,不要引用 紧急法 ,不可以制定 禁蒙面法 ,认为对话是唯一的解决动乱的方法。利益集团享受尽了香港的经济利益,但是到了香港经济因为暴乱而崩溃的时候,他们只想着怎样撤退资金,只想讨好美英政府,联起手来吓唬特区。这正是特区政府摇摆不定的建制内部因素。

这造成动乱的五大因素一定要设法解决,矫正思想的偏差,统一认识,统一队形,採取强有力的措施,才能展示出特区政府的管治意志和能力。时不我待,这个弯一定要尽快转过来。

资深评论员